契十三-镜契

我喜欢张起灵,却只见你暗自神伤。
我只能在此提笔,为你排写一页篇章。

《雪芽》[重改完成/短篇瓶邪原著向]

今天直接把这短篇完结了!
(重新增加了点胖子的戏份没看过可以再看一下[doge])

1.OOC

2.不靠谱原著向

3.不喜欢点红叉叉哦

『2』
“轰隆隆——”
如同天边的滚雷,青铜门缓缓打开,在黑漆漆的门洞中,走出一个人。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的时侯,我没有一丝陌生。

“你老了。”他说到。

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淡漠的眼神。吴邪却从中看出了别样的情愫。
胖子一把勾住张起灵的肩膀弄的他一个踉跄:“哪能和小哥你比啊!你还舍得出来,怎么,终于想起咱兄弟了?”

张起灵被摇得东倒西歪,吴邪在旁边嗤嗤直笑。

趁着胖子还在教训张起灵,吴邪把袖子往下拉了拉,遮住那些狰狞的伤疤。

张起灵扭头看着吴邪。
“衣服挺合适。”
“……”
吴邪一时语塞。只觉得万匹草泥马奔腾。
——小子还玩上瘾了?!

“走吧。”
吴邪提起背包,拉着张起灵离开。

身后的青铜门无声的合上,长白的雪还在下着。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有最崎岖的峰峦 
成全过你我张狂

海上清辉与圆月 盛进杯光

有最孤傲的雪山
静听过你我诵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 不过寻常


『3』
夏夜。
萤火点点,水波涟涟,荷叶莲花还有一只小跳蛙。
被铁三角吃了。

吃饱喝足,吴邪又开始泡脚+专业的不能再专业的按摩养生之道。
手里还捧了一本《张海盐自传》。
“诶,小哥,我说你们家这个小子挺有趣的哇,豌豆射手biubiubiu?”
吴邪把书举起来,指给张起灵看。
“嗯。”
吴邪也不在乎张起灵的冷漠,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继续看书。

“吴邪。”
吴邪正想回头,张起灵已经抓住他的手臂。

张起灵极其温柔地抚摸着吴邪手臂上的伤疤,头搁在吴邪的肩膀上。
“还会疼吗?”
吴邪愣了愣,低笑。
“傻孩子,爸爸好着呢,不会疼了,一辈子都不会疼了。”

张起灵闻言,盯了一会吴邪的手臂,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站起身,走到吴邪面前。
就着吴邪躺在躺椅上的姿势,吻了上去。

——卧 槽!又吃老子豆腐!

吴邪正欲反抗,却被张起灵打横抱起。
——正是公主抱。

“我靠张起灵你发情了?放老子下来——”
猝不及防往下以降,嘴又被堵住了。
——“是。”

吴邪只觉得自己要被气嗝屁了。好久没有见过比他更厚颜无耻的人了。稀有,稀有。

同样泡完脚的胖子看到卿卿我我的两人,嘟嚷了一句“幸好房间隔音效果好”就回房打游戏了。
在电脑的显示屏上,壁纸是当初铁三角还有云彩在山上拍的照片,镜头里的云彩,笑的灿烂,张起灵和吴邪坐在石头上,胖子站在云彩旁,比了个“耶”的手势。
缕缕阳光从树叶缝中透下来,铺在镜头里那一点水面,仿佛还有阵阵清风吹过,吹动水波,吹动衣襟,吹动云霞。
仿佛还有水流涓涓,带走落叶,带走热暑,带走眼泪。
吹不动、带不走的,是感情。
雨过天晴。

胖子看着,叹了口气,突然也没有心思玩游戏了,抹了把脸,带上解雨臣给他的窃听器去瓶邪二人的房间了——反正小哥火热时不会发现。

月色真美。
朦胧间,吴邪只听到了一句低喃。
——我很心疼

别样的情愫,在茫茫白雪中生根、发芽。

——————END——————

后话:感谢观看[鞠躬]

【本丸日常】记一次刀装问话

时间:2018.8.29

地点:本丸·刀装室

人物:审神者(挽矽)、三日月宗近

原因:总感觉最近刀刀们特别没兴致,掉花掉的刷刷的,近侍做的刀装都是绿的,出战经常中伤,索敌也经常失败,让我心里有一百个郁闷……怀疑刀刀是不是想换主人了

——第一次
婶:爷爷啊,大家还都爱着我吗
三日月:金轻骑

——第二次
婶:我是问『大家』哦,不是单指『你』哦
三日月:金轻步

——第三次
婶:(沉默将近一分钟)谢谢你们
三日月:金轻骑

——————END

后话:
我觉得的话,无论各位是不是还在信任我、喜欢我,我都会继续做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虽然翻墙无数后宫无数,但是我一直深爱着这个本丸,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会继续期待,继续等待,等待各位成为一支真正的队伍。速度虽然慢,但是我们不缺时间。我们接下来的日子很长,人数也会越来越多,同样的,矛盾也会越来越多,我会尽我的能力,继续在这条路上守护你们,将你们送往终点。再转身离开。
或许,也可以是你们送我到终点,再看我继续往前走。
我一直很感谢,这一年有你们待在我身边。真的谢谢你们。
我真的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们。
一直喜欢着,也永远喜欢着。
[鞠躬]
谢谢你们。

一发入魂的黑翅膀月觉!www他超级好看!他怎么这么好看呜呜呜我爱他[等等你爬墙了

《雪芽》[瓶邪/原著向接十年]

嗝~我又来开坑了嘿嘿,码一个小短篇玩一玩,可能还有吧,如果我有空。
去军训时我会好好起手稿的,相信我

1.OOC

2.小学生文笔

3.会有一点人设改变

4.表白张起灵

浮云聚散 山河浩瀚 予我年少般勇敢~
————

张起灵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沉睡期间,所有的记忆如洪水般涌回脑海。
在漫漫的人生中,在他少的可怜的私人感情中,有一个人,无法替代。

忽然,记忆又开始变得模糊,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尽,意识开始溃散。
张起灵意识到,他的失魂症又要来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精神开始抗拒,叫嚣着,告诉他,绝对不可以忘,这辈子都不可以再忘记,要记住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再”?为什么说“再”?我忘记过什么?

张起灵恍惚间发现,他又忘了,又忘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但他无能为力。

只留下一个影子,一个模糊的少年。

习惯了不去反抗和追问,习惯了沉默,从接位为张起灵开始,天地间的一切感情,不再属于他。

第十年。
吴邪和王胖子前往了长白山。
长白山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不同的是少了一个人。

蓬莱仙境,不及长白一眺。
远处的三圣雪山,用薄雾做面纱,用银雪做蕾裙,在淡淡的光晕下,神圣地犹如仙境。
吴邪脱下背包,朝着三圣雪山跪下,肃然的神情中带着一丝悲凄。
胖子站在吴邪身后,对三圣雪山敬了个礼。
“好了天真,起来吧。咱们该上路了,小哥该急了,我们要带他回家。”
胖子把吴邪拉起来,收拾收拾东西,再次起航。
——“好,带他回家。”

——————可能tbc?

人生苦长 年华苦短 岁月间一颗孤胆

原来我总会释然 十年短暂的偿还

就我一个人沉迷《重启·如约》这首歌无法自拔吗23333

《文竹》[三山/现代]

[3]中

此篇接上一篇
提前说一说:
因为我懒了,而且抓着大纲改来改去就是不满意,又折腾了好一会,所以这个坑没来得及填上,因为原本是短篇,真正改好大纲已经确定是长篇了……然后我并没有准备太多的资料,然后只能自由发挥了……这注定是一个不完美甚至很糟糕的一个坑,还请大家原谅撒。
给各位一个大大的心心,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不会坑,顶多托一年。真的非常抱歉。
给各位比心[鞠躬]
谢谢各位。

1.ooc

2.文笔不佳

3.大纲流


——————
“不,那本书不是我写的,我只是很感兴趣,所以修了修细节。”
山姥切有点郁闷地吃着早餐,回答。
“这样啊……”
三日月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山姥切。

“那么……”三日月有些狡猾地眯起眼,伸出食指抬起山姥切的下巴。“切国,再说说吧。你的故事。”

暖风从空调吹出,在空气里漫游。

山姥切觉得自己醉了。只觉得自己脑子热乎乎的,竟是有点享受。

当秋天的第一缕风吹来,山姥切国广的父母急匆匆地离开了,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把四兄弟送到好友石原先生的家中。那时候山姥切还有一个哥哥,叫长义。一个容貌和山姥切有七八分相似的人。

石原家住在山上,附近有一条小溪,蜿蜿蜒蜒的,盘着山体。
那天石原像平时那样,去神社惨拜,山伏国广去修行,堀川国广去和和泉守约会。
屋子里瞬间只剩下三个人,石原的妻子,长义和山姥切。

石原的妻子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并不是很方便做事,很多事情都需要两人帮忙。
没事干的时候,山姥切会爬上树,坐在树上静静地看蓝天白云。
那一天午后,房内传来了尖锐的求救声,划破黄昏时绚丽的彩霞,也像一支箭,永远地刺进山姥切的胸膛。

当山姥切赶到房间时,只看见一个老婆婆,扭曲狰狞的面目,有这一头诡异的白发,枯瘦的身子在房间内横冲直撞,锋利的爪子划破了秋天的安宁。
——那是山姥。
身边的长义只呆愣了片刻,便冲上去将小诸妻子与她怀里的孩子护住
“山姥切!”
长义的嘶吼响起。
——血、刀的锋芒、孩子的哭声、女子的尖叫声与痛哭声,混杂在一起。
山姥切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清醒后,看到的是自己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罪恶。

长义趴在地上,刀刺穿了他的背后,满地都是血。忽然,长义发出了不属于他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接着,一缕黑烟从长义背后升起,离去。
长义微微抬首,对山姥切露出一个笑容。
“没事,做的很好。”
浑浑噩噩的山姥切只隐约记得,长义好像被附身了,最后自己差点杀了长义,却没有砍死山姥。而石原一家却是被保护下来。

后来,长义到了国外,和山姥切再也没有见面。但是,自从那天起,山姥切清楚地感觉到,身边有山姥的存在。因为,逐渐出现了很多灵异事件。
自此,山姥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总觉得身边的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得十分怪异,说不出的难受,于是,他披上了被单,遮住了自己的容貌。

听完,三日月微微侧头,望向窗外。
刚好,此时,也正是黄昏。
三日月轻轻揉了揉山姥切的头。
“没事,会好起来的。我送你回家吧。”
接着起身,走到门前。

然而,事实证明,山姥切怕是还要在三日月家住一晚了。
山姥切的钥匙没有带出来。
也是,当时被吓得不轻,自然是没法注意钥匙带了没。
然而糟糕的是,堀川国广不知道什么事没有接山姥切的电话。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好像挺高兴的。

山姥切暗自腹诽着,又回到了三日月家。

“外面可真冷啊……”
进了屋,三日月便脱下了外套,毕竟房子里有暖气。
山姥切没说话,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上。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走了过去。
“不用想那么多,那不是你的错。”
三日月揉了一把山姥切的后脑勺,轻轻说。
——————TBC
第三篇较长

然后我最近手残又开始写瓶邪得大纲2333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有灵感就忍不住写大纲我的大纲已经写满一个图画本了……制止不住的双鱼独特

槐安国师:

小伙伴们注意不要上黑车🙊

杰克猫咪:

快速挂人

注意到这位开车的,所有车链都是同一条了吧?
这个链接点了会打开支付宝 
很危险,不要点他的链接,会给他带来收益

挂人结束。

要警惕这种套路!不要随便点击网络上的链接!圈内发布的也要注意!

现实中和网络上都不要随便上陌生人的车!乘车认准脸熟好太太!

以下是他碰瓷了的tag和圈子
亓桃 
undertale chara frisk 人类组
德哈 drarry 哈利波特
复仇者联盟 Loki 洛基 throki
杀戮天使 ZR
我的英雄学院 欧尔麦特 相泽消太 欧相 同人 BL
白赤
米英

----------------------------

update

新一批受波及的tag包括

all叶修 瓶邪 曦澄 锤基 all叶 胜出 雷安 忘羡 魔道祖师 杰佣 巍澜 

改进了手段,使用了文字超链接的方式来隐藏链接

更名为职业赛车手

即使改名,他的原ID还是在本帖截图上的。


本帖为了警告以上tag可能波及的人群,打了很多tag,打扰了。

可以转可以转!


呜呜呜全世界最好的铁三角!最好的!铁三角!!

藏九归一:

不过是一个寻常又惬意的午后~

BGM:知——知——知————

神仙画画!!!!!!

staRember:

【21:00】花怜七夕24h

画了个树咚 祝大家七夕快乐w

活动主页@鹊_花怜七夕 

《沉夕》[瓶邪only/817贺文/现代]

对我就是那个开坑永远不想填的挽矽我来搞事了!好吧其实这次真的很正经啊,表白盗笔,表白全员,表白三胖子!

1.瓶邪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2.表白张二狗

3.求稻米们不打

4.小学生文笔

5.无逻辑

6.一篇完

萨克斯手哥X单簧管手嫂
(然而和这个设定没什么关系)

啰嗦一下:
我好像有好久没有写文了,沉迷啃粮无法自拔最终还是控制不住手啊啊啊啊
懒惰他呀 追着我啊
慢慢地 离不开他了呀
hhhhh  总之你们开心就好。(光速遁走)

—————开始—————

午后的阳光散散慢慢地落在窗台,窗台上盆栽的叶子被照得苍翠欲滴。风一下一下地打着窗帘,将窗帘高高托起。
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站在房间里,修长的手指点在乐谱上,一下一下,轻轻哼着旋律,打着节奏。
忽然,房间的门把手被往下摁,发出轻轻的吱呀声。另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少年有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脸庞的轮廓不同于栗色头发少年的柔和与阳光,多了几分冰冷和淡漠。

“吴邪,乐器修好了。我已经拿回家了。”
黑发少年开口。
被唤做吴邪的栗色头发少年抬起头来,冲着那人一笑:
“啊,谢谢了小哥。”
是了,黑发少年就是七迟乐团的萨克斯手张起灵,而吴邪是单簧管手。
他们俩在三年前认识了,同时也是一对恋人。

刚刚到国外演出完的他们难得地收到了乐团的放假通知。吴邪也趁着这个机会让张起灵帮自己送乐器去保养一下。

张起灵和吴邪二人是G城九门的后代,原本应该到外国留学再回来报效祖国,可惜两人更喜欢音乐,所以离开了家,一起到外面学音乐。

“走吧小哥,难得休息,去吃点东西再和胖子联机。”
吴邪自然地拉起张起灵的手,走出音乐室,再转身拿出钥匙将音乐室锁上。
张起灵望着吴邪拉着自己的手,眼眸难得地亮了亮。续而轻轻回握。
两人并排走下楼梯,脚步声在楼梯间回荡,不紧不慢而又显得默契十足。有那么一刻,张起灵忽的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不前,留他们静享这份简单的浪漫。

“哦对了,小哥。”
吴邪突然像想起什么,勾起嘴角,扭头笑着对张起灵说,
“你之前好像很喜欢画画的样子,刚好小花那边又多了一些画板什么的,我就让小花留点给你了,嘿嘿。”
张起灵听着他的吴邪讲话,嘴角渐渐软了,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笑容虽浅,但眉眼间的那份柔情和珍重,是藏不住的。

我男人真TM好看。
吴邪想着,扭头捂住鼻子。(正经不过三秒)
“嗯,谢谢。”
张起灵抬手揉了揉吴邪的头发。

两人选择的是一家小吃店,店长是个阿姨,大概40好几了,只有一个女儿,很善良而腼腆的女孩儿,人们叫她阿情。阿情有个朋友,是广西巴乃那边的。叫云彩,云彩比阿情大好几岁。胖子特别喜欢云彩,吴邪评价:蛤蟆想吃天鹅肉。
“下午好阿情。今天霞姨不在吗?”
“那个…下午好。我阿妈今天不在。要吃点什么吗?”
阿情拿着菜单过来,腼腆地对两人笑了笑。

吴邪和张起灵简单地点了些吃的补补肚子,又打包了一点给胖子就离开了。
“啊……对了,给胖子带点臭豆腐。”
吴邪嘿嘿一笑,又买了些东西,才慢慢悠悠地回家。而张起灵走在吴邪身后。

胖子呢,也是乐团的人。小号手,也会一点打击乐。人称胖爷,和张起灵、吴邪是兄弟。人称铁三角。原本三人是一起租房子,后来三人都有积蓄,也就没有租房子了。不过也依旧是很好的兄弟。

提示:吴邪和胖子可以叫兄弟,胖子和小哥可以叫兄弟,但吴邪和小哥……你们懂。

放假这些天,三个人都没有好好聚过了,所以胖子就和瓶邪二人约好了今晚去撸串。

回到家,吴邪便平板摔摔到柔软的沙发上,发出一声鬼叫。休息一会,二人就上二楼练习了。

“啊……我的软木膏用完了,我去拿新的。”
吴邪打开乐器盒,发现软木膏用完了。于是走到杂物房去拿备用的。
“嗯?”
吴邪忽然发现,杂物房多了一把黑金古刀。吴邪试着拿起来,那古刀竟然纹丝不动。吴邪暗吃一惊,没有再做什么。拿着软木膏便走了。

“小哥,你今天不练萨克斯?”
吴邪一边装管,一边看着旁边的张起灵。
“嗯。练一下钢琴。”
张起灵练练习曲,吴邪练长音。忽然,吴邪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有人用QQ给他发了条消息。

“8.17有七夕演出,麻烦二位准备好四个合奏或者重奏节目哈。——秦海婷”
吴邪看了眼,莞尔。
“幸好,我早就准备好节目单了!”

“《樱花樱花想见你》,《Pagina d'album》,《always with me》,《牵丝戏》,可以不?”
吴邪把早就打印好的谱子拿出来,递给张起灵。张起灵接过谱子,沉思片刻。
“《樱花樱花想见你》是你的独奏,《Pagina d‘album》太简单了,留给王盟。
《always with me》我们二重奏,《牵丝戏》……“
张起灵顿了顿,
“把王盟的节目提到牵丝戏前,我们合奏。”
“好嘞!”
吴邪快速地把张起灵刚才说的话发给秦海婷。秦海婷是活动的策划人,知道该怎么做。

其实吴邪挑的曲子都没有什么难度,而且基本早就练过和磨合过的,不需要二人练的太久。

三个小时如流水般缓缓流去。

“小哥。”
吴邪晃了晃脑袋,揉着发红的嘴唇还有微微发麻的下巴,把管放下,一屁股坐到楼梯上。一瞬间,腰部便传来令人牙酸的声音。
“嗯。”
张起灵跟着坐在吴邪身后,轻轻揉着他的腰。
“那把刀,是你的吗?”
吴邪和张起灵之间没有秘密,也不需要隐瞒,更不需要拐弯抹角地说话。
“嗯,张家的东西。张海客从一个墓里找到了。我是族长,所以刀归我。”
“唔,这样啊。那把刀…分量很足。”
张起灵用下巴蹭了蹭吴邪的耳朵,没有说话。吴邪靠在张起灵怀里。一楼的落地窗很大,前是阳台,黄昏时缕缕金丝洒进客厅,照在家具上,有万般的柔情,却又含着似烈日的火热。
吴邪眯眼看着天边的火烧云,不知为何突然有了矫情的想法。吴邪呵了一声,站起身。
难得与佳人共享美景,矫情一下也不错~
吴邪想着。
忽然,吴邪的手被身后的人抓住了。吴邪一回头,正好和张起灵温热的唇瓣触上。

张起灵深沉的眼眸,像一片星海,藏着万千情愫。吴邪只觉得,星辰大海,或许也不过如此。

——
完了,这辈子也出不去了。

吴邪闭上眼,在心里哼哼。

——————END——————

用力把这篇憋出来了,短得不忍直视……
写的我头皮发麻2333

虽然我也学单簧管,但我是自己当兴趣学的,只在小学的时候有一点乐队的经验,所以都是瞎写的,你们别信就行2333

关于矫情的那一丢丢,不知道各位记不记得,邛筑石影那一篇,小花和吴邪去四姑娘山在悬崖上的那一段~

然后,关于胖子为什么没有出场……是因为我拿捏不准胖子该怎么写,而且我虽然和别人聊天时总是古灵精怪满嘴跑火车,但是我自己写的时候……真的有一种浓烈的ooc感觉,所以我就砍大纲和剧情了,不然就是中长篇咯
(言下之意:如果我勤奋了我或许会把故事接下去[并不可能])

最后祝各位稻米节快乐哟~
[鞠躬]

ps:去杭州八一七稻米节音乐会的伙伴还有可以去长白山的伙伴们玩的开心!(有点酸)

[一周年]

明明昨天才是一周年我今天才有空慢慢整理语音啊QAQ
放假还比平时要忙……

其实吧这个一周年对我来说挺特别的。
因为吧7月30号这一天是我麻麻生日。然后我并不是故意在这一天开始成为审神者的。是无意间在一年前的昨天开始的。

一周年,其实也有很多让我记忆很深刻的事啦。

平时其实我是个眼镜妹,但是我自己记性并不好。玩游戏啊什么的有时候忘记了就不戴眼镜的(所以视力直线下降)。然后有一次出阵回来,我看到极短队刀装被削了一半(被削懵了)就想着制造一下刀装补回来。但是神奇的是平时总是金投石金轻步死活不给金弓兵的被被,他居然十连一个投石都没有,然后特上的刀装一个也没有还碎了两个2333就这样来回三次后我才反应过来哦我没带眼镜!然后带上眼镜后……嗯不贴东西也可以五个特上刀装了23333啊真的是特别好玩,喜滋滋hhh

还有一次就是最近的投豆那个活动(永远记不住活动名字的我)堀哥挡大太挡了好多次,感觉是能砍到药研(药研带了投豆)的大太都挡了,哇我真的是感动的泪目。但是堀哥还没有遗忘旁边的卡内桑,时不时不忘和卡内桑一起开个眼。

然后还有好多像药研极化归来疯狂抢誉然后我说了一句让一让别人嘛然后就再也没有抢誉了。爷爷他也是超宠我的,在某个放学后的黄昏,架着七彩祥云来到我面前!还是被被锻的!(特别大声)然而那时候我只是个50级左右的宝宝。

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手滑送了鲶尾吧。因为刚刚60级还没毕业就送了,现在练级练得我死去活来。还有就是我有很多刀没有毕业。沉迷练极短极胁极打无法自拔。

我就是这么咸鱼啦,没办法的呀!但是咸鱼要保持好心态,接受一切结果,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来,慢慢的一点点的练级和完成目标。完了我要佛系玩游戏了hhhh
但是对我来说,刀刀们并不是游戏人物那么简单。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们。广州的那场音乐剧,结尾的时候我真的是哭了出来。特别想大喊一声——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们。

所以。无论接下来的路有多难走,无论日服官方会做出怎样劝退的改动。我会一直一直守着你们,继续慢慢地走下去。走太快的话,路边的那片花海还有落日的余晖,我们也就没法一起看了。

                  ——镜契
                     2018.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