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十三-镜契

我喜欢张起灵,却只见你暗自神伤。
我只能在此提笔,为你排写一页篇章。

【文竹】三山/大纲流

写在前面:

补坑√,会尽力的,说了不坑,跪着也会写完。放假真舒服啊....虽然是日常崩毁。(我好想写原创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


1.OOC严重


2.下一篇在猴年马月,请谨慎


3.大纲流




【3】(下)

“我想你会需要的。”

三日月给山姥切倒了一杯水。山姥切接过,抬头望着三日月,迎向他深不可测的眼睛。这个人他高高在上,遥而不及,却总是带着惊人的气度,像和煦的春风,拂过他的脸,带着一点暖意。

真的是个极致温柔的人....

呆愣片刻,山姥切才认识到自己的失礼。

“抱、抱歉”

山姥切脸一红,别过头,抿了一口水。

“如果你觉得很好看,你可以一直这样看着。”

三日月眼眯了眯,凑近山姥切轻轻说。

“!不...不了”

三日月轻笑,不语。

“我去给兄弟打个电话。”

山姥切不等三日月同意,飞似的逃离客厅,去阳台。

三日月挑了挑眉,无奈的耸耸肩,拿出自己的手机。

 

——小狐?

——怎么了吗

——帮忙搜一下,和山姥切国广、长义有关的事情,资料就用邮件给我吧。

——好,大概明天早上给你。哦对了,你计划这几天去神社找莺丸吗

——是的。

——啊,那就好。大包平正好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他,你就帮忙送过去吧。

——好的。

 

正好,山姥切回来了。

“怎么样?”

“兄弟说下午能回来。”

“那就好。”

三日月弯了弯眼。一阵风忽然从阳台吹进来。站在落地窗前的山姥切冷的一个哆嗦。

“抱歉!忘记关门了...”

山姥切慌忙拉上阳台门,三日月起身给他倒多一杯热茶

“没事,小心别冷着了。虽然有暖气,还是穿多点比较好哦?”

“啊...”山姥切接过热茶,“好的。”茶有点烫,烫的山姥切掌心发疼。他却逐渐握紧茶杯。

三日月望着他握紧杯子的手,只觉得山姥切奇怪,是茶太热了吗?三日月碰了碰茶杯,还行。

“山姥切君?怎么了?”

“不,没事。”

山姥切坐下,三日月看着他。

“不如,几天后山姥切君和我一起去神社吧。静谧的参道总能让人平静,清脆的铃声和甘甜的清泉总会让人格外舒服呢,哈哈哈哈。”

山姥切抬眼。

“好...”

山姥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答应,可能是因为想和他多呆一会,和这个名叫三日月宗近的人在一起,总感觉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小时候听大人们常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那件事,总要来个了决。

————TBC————

失踪准备!

我可终于回来了

让我慢慢补坑......

莫慌,问题不大。

慢慢想慢慢写总会补完的【想写

原创嗝(沧桑点烟)

《雪芽》[重改完成/短篇瓶邪原著向]

今天直接把这短篇完结了!
(重新增加了点胖子的戏份没看过可以再看一下[doge])

1.OOC

2.不靠谱原著向

3.不喜欢点红叉叉哦

『2』
“轰隆隆——”
如同天边的滚雷,青铜门缓缓打开,在黑漆漆的门洞中,走出一个人。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的时侯,我没有一丝陌生。

“你老了。”他说到。

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淡漠的眼神。吴邪却从中看出了别样的情愫。
胖子一把勾住张起灵的肩膀弄的他一个踉跄:“哪能和小哥你比啊!你还舍得出来,怎么,终于想起咱兄弟了?”

张起灵被摇得东倒西歪,吴邪在旁边嗤嗤直笑。

趁着胖子还在教训张起灵,吴邪把袖子往下拉了拉,遮住那些狰狞的伤疤。

张起灵扭头看着吴邪。
“衣服挺合适。”
“……”
吴邪一时语塞。只觉得万匹草泥马奔腾。
——小子还玩上瘾了?!

“走吧。”
吴邪提起背包,拉着张起灵离开。

身后的青铜门无声的合上,长白的雪还在下着。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有最崎岖的峰峦 
成全过你我张狂

海上清辉与圆月 盛进杯光

有最孤傲的雪山
静听过你我诵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 不过寻常


『3』
夏夜。
萤火点点,水波涟涟,荷叶莲花还有一只小跳蛙。
被铁三角吃了。

吃饱喝足,吴邪又开始泡脚+专业的不能再专业的按摩养生之道。
手里还捧了一本《张海盐自传》。
“诶,小哥,我说你们家这个小子挺有趣的哇,豌豆射手biubiubiu?”
吴邪把书举起来,指给张起灵看。
“嗯。”
吴邪也不在乎张起灵的冷漠,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继续看书。

“吴邪。”
吴邪正想回头,张起灵已经抓住他的手臂。

张起灵极其温柔地抚摸着吴邪手臂上的伤疤,头搁在吴邪的肩膀上。
“还会疼吗?”
吴邪愣了愣,低笑。
“傻孩子,爸爸好着呢,不会疼了,一辈子都不会疼了。”

张起灵闻言,盯了一会吴邪的手臂,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站起身,走到吴邪面前。
就着吴邪躺在躺椅上的姿势,吻了上去。

——卧 槽!又吃老子豆腐!

吴邪正欲反抗,却被张起灵打横抱起。
——正是公主抱。

“我靠张起灵你发情了?放老子下来——”
猝不及防往下以降,嘴又被堵住了。
——“是。”

吴邪只觉得自己要被气嗝屁了。好久没有见过比他更厚颜无耻的人了。稀有,稀有。

同样泡完脚的胖子看到卿卿我我的两人,嘟嚷了一句“幸好房间隔音效果好”就回房打游戏了。
在电脑的显示屏上,壁纸是当初铁三角还有云彩在山上拍的照片,镜头里的云彩,笑的灿烂,张起灵和吴邪坐在石头上,胖子站在云彩旁,比了个“耶”的手势。
缕缕阳光从树叶缝中透下来,铺在镜头里那一点水面,仿佛还有阵阵清风吹过,吹动水波,吹动衣襟,吹动云霞。
仿佛还有水流涓涓,带走落叶,带走热暑,带走眼泪。
吹不动、带不走的,是感情。
雨过天晴。

胖子看着,叹了口气,突然也没有心思玩游戏了,抹了把脸,带上解雨臣给他的窃听器去瓶邪二人的房间了——反正小哥火热时不会发现。

月色真美。
朦胧间,吴邪只听到了一句低喃。
——我很心疼

别样的情愫,在茫茫白雪中生根、发芽。

——————END——————

后话:感谢观看[鞠躬]

【本丸日常】记一次刀装问话

时间:2018.8.29

地点:本丸·刀装室

人物:审神者(挽矽)、三日月宗近

原因:总感觉最近刀刀们特别没兴致,掉花掉的刷刷的,近侍做的刀装都是绿的,出战经常中伤,索敌也经常失败,让我心里有一百个郁闷……怀疑刀刀是不是想换主人了

——第一次
婶:爷爷啊,大家还都爱着我吗
三日月:金轻骑

——第二次
婶:我是问『大家』哦,不是单指『你』哦
三日月:金轻步

——第三次
婶:(沉默将近一分钟)谢谢你们
三日月:金轻骑

——————END

后话:
我觉得的话,无论各位是不是还在信任我、喜欢我,我都会继续做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虽然翻墙无数后宫无数,但是我一直深爱着这个本丸,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会继续期待,继续等待,等待各位成为一支真正的队伍。速度虽然慢,但是我们不缺时间。我们接下来的日子很长,人数也会越来越多,同样的,矛盾也会越来越多,我会尽我的能力,继续在这条路上守护你们,将你们送往终点。再转身离开。
或许,也可以是你们送我到终点,再看我继续往前走。
我一直很感谢,这一年有你们待在我身边。真的谢谢你们。
我真的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们。
一直喜欢着,也永远喜欢着。
[鞠躬]
谢谢你们。

一发入魂的黑翅膀月觉!www他超级好看!他怎么这么好看呜呜呜我爱他[等等你爬墙了

《雪芽》[瓶邪/原著向接十年]

嗝~我又来开坑了嘿嘿,码一个小短篇玩一玩,可能还有吧,如果我有空。
去军训时我会好好起手稿的,相信我

1.OOC

2.小学生文笔

3.会有一点人设改变

4.表白张起灵

浮云聚散 山河浩瀚 予我年少般勇敢~
————

张起灵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沉睡期间,所有的记忆如洪水般涌回脑海。
在漫漫的人生中,在他少的可怜的私人感情中,有一个人,无法替代。

忽然,记忆又开始变得模糊,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尽,意识开始溃散。
张起灵意识到,他的失魂症又要来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精神开始抗拒,叫嚣着,告诉他,绝对不可以忘,这辈子都不可以再忘记,要记住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再”?为什么说“再”?我忘记过什么?

张起灵恍惚间发现,他又忘了,又忘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但他无能为力。

只留下一个影子,一个模糊的少年。

习惯了不去反抗和追问,习惯了沉默,从接位为张起灵开始,天地间的一切感情,不再属于他。

第十年。
吴邪和王胖子前往了长白山。
长白山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不同的是少了一个人。

蓬莱仙境,不及长白一眺。
远处的三圣雪山,用薄雾做面纱,用银雪做蕾裙,在淡淡的光晕下,神圣地犹如仙境。
吴邪脱下背包,朝着三圣雪山跪下,肃然的神情中带着一丝悲凄。
胖子站在吴邪身后,对三圣雪山敬了个礼。
“好了天真,起来吧。咱们该上路了,小哥该急了,我们要带他回家。”
胖子把吴邪拉起来,收拾收拾东西,再次起航。
——“好,带他回家。”

——————可能tbc?

人生苦长 年华苦短 岁月间一颗孤胆

原来我总会释然 十年短暂的偿还

就我一个人沉迷《重启·如约》这首歌无法自拔吗23333

《文竹》[三山/现代]

[3]中

此篇接上一篇
提前说一说:
因为我懒了,而且抓着大纲改来改去就是不满意,又折腾了好一会,所以这个坑没来得及填上,因为原本是短篇,真正改好大纲已经确定是长篇了……然后我并没有准备太多的资料,然后只能自由发挥了……这注定是一个不完美甚至很糟糕的一个坑,还请大家原谅撒。
给各位一个大大的心心,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不会坑,顶多托一年。真的非常抱歉。
给各位比心[鞠躬]
谢谢各位。

1.ooc

2.文笔不佳

3.大纲流


——————
“不,那本书不是我写的,我只是很感兴趣,所以修了修细节。”
山姥切有点郁闷地吃着早餐,回答。
“这样啊……”
三日月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山姥切。

“那么……”三日月有些狡猾地眯起眼,伸出食指抬起山姥切的下巴。“切国,再说说吧。你的故事。”

暖风从空调吹出,在空气里漫游。

山姥切觉得自己醉了。只觉得自己脑子热乎乎的,竟是有点享受。

当秋天的第一缕风吹来,山姥切国广的父母急匆匆地离开了,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把四兄弟送到好友石原先生的家中。那时候山姥切还有一个哥哥,叫长义。一个容貌和山姥切有七八分相似的人。

石原家住在山上,附近有一条小溪,蜿蜿蜒蜒的,盘着山体。
那天石原像平时那样,去神社惨拜,山伏国广去修行,堀川国广去和和泉守约会。
屋子里瞬间只剩下三个人,石原的妻子,长义和山姥切。

石原的妻子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并不是很方便做事,很多事情都需要两人帮忙。
没事干的时候,山姥切会爬上树,坐在树上静静地看蓝天白云。
那一天午后,房内传来了尖锐的求救声,划破黄昏时绚丽的彩霞,也像一支箭,永远地刺进山姥切的胸膛。

当山姥切赶到房间时,只看见一个老婆婆,扭曲狰狞的面目,有这一头诡异的白发,枯瘦的身子在房间内横冲直撞,锋利的爪子划破了秋天的安宁。
——那是山姥。
身边的长义只呆愣了片刻,便冲上去将小诸妻子与她怀里的孩子护住
“山姥切!”
长义的嘶吼响起。
——血、刀的锋芒、孩子的哭声、女子的尖叫声与痛哭声,混杂在一起。
山姥切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清醒后,看到的是自己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罪恶。

长义趴在地上,刀刺穿了他的背后,满地都是血。忽然,长义发出了不属于他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接着,一缕黑烟从长义背后升起,离去。
长义微微抬首,对山姥切露出一个笑容。
“没事,做的很好。”
浑浑噩噩的山姥切只隐约记得,长义好像被附身了,最后自己差点杀了长义,却没有砍死山姥。而石原一家却是被保护下来。

后来,长义到了国外,和山姥切再也没有见面。但是,自从那天起,山姥切清楚地感觉到,身边有山姥的存在。因为,逐渐出现了很多灵异事件。
自此,山姥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总觉得身边的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得十分怪异,说不出的难受,于是,他披上了被单,遮住了自己的容貌。

听完,三日月微微侧头,望向窗外。
刚好,此时,也正是黄昏。
三日月轻轻揉了揉山姥切的头。
“没事,会好起来的。我送你回家吧。”
接着起身,走到门前。

然而,事实证明,山姥切怕是还要在三日月家住一晚了。
山姥切的钥匙没有带出来。
也是,当时被吓得不轻,自然是没法注意钥匙带了没。
然而糟糕的是,堀川国广不知道什么事没有接山姥切的电话。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好像挺高兴的。

山姥切暗自腹诽着,又回到了三日月家。

“外面可真冷啊……”
进了屋,三日月便脱下了外套,毕竟房子里有暖气。
山姥切没说话,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上。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走了过去。
“不用想那么多,那不是你的错。”
三日月揉了一把山姥切的后脑勺,轻轻说。
——————TBC
第三篇较长

然后我最近手残又开始写瓶邪得大纲2333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有灵感就忍不住写大纲我的大纲已经写满一个图画本了……制止不住的双鱼独特

槐安国师:

小伙伴们注意不要上黑车🙊

杰克猫咪:

快速挂人

注意到这位开车的,所有车链都是同一条了吧?
这个链接点了会打开支付宝 
很危险,不要点他的链接,会给他带来收益

挂人结束。

要警惕这种套路!不要随便点击网络上的链接!圈内发布的也要注意!

现实中和网络上都不要随便上陌生人的车!乘车认准脸熟好太太!

以下是他碰瓷了的tag和圈子
亓桃 
undertale chara frisk 人类组
德哈 drarry 哈利波特
复仇者联盟 Loki 洛基 throki
杀戮天使 ZR
我的英雄学院 欧尔麦特 相泽消太 欧相 同人 BL
白赤
米英

----------------------------

update

新一批受波及的tag包括

all叶修 瓶邪 曦澄 锤基 all叶 胜出 雷安 忘羡 魔道祖师 杰佣 巍澜 

改进了手段,使用了文字超链接的方式来隐藏链接

更名为职业赛车手

即使改名,他的原ID还是在本帖截图上的。


本帖为了警告以上tag可能波及的人群,打了很多tag,打扰了。

可以转可以转!


呜呜呜全世界最好的铁三角!最好的!铁三角!!

藏九归一:

不过是一个寻常又惬意的午后~

BGM:知——知——知————

神仙画画!!!!!!

staRember:

【21:00】花怜七夕24h

画了个树咚 祝大家七夕快乐w

活动主页@鹊_花怜七夕